浙江大學晨興文化中國人才計劃交流報告

       

這次旅程,是參加浙江大學晨興文化中國人才計劃的十週年論壇。該計劃由哈佛大學杜維明教授和浙江大學周生春教授共同創立,每年從浙大二年級幾萬學生中,挑選30名認同中國傳統文化,勇於擔當,並力求上進的同學,通過週末講座課程,外出訪學,服務學習,和組織大型活動(如論壇),磨練學生的領導能力和團隊精神,提高他們的國際視野,以達致知行合一,造福社稷。

曹光彪書院以院生書院平時表現為標準從衆多申請人中進行面試篩選,最終選擇6位同學(3位澳門生,2位香港生,一位内地生)由院長劉潤東博士以及導師李可博士帶領,于6月1日下午抵達杭州。當晚同學們受到文化中國學員的熱情接待,並夜游西湖。6月2日上午“浙江大學晨興文化中國人才計劃十周年慶暨第七屆年度論壇”正式開始。受邀嘉賓圍繞傳統文化與表達、傳承與發展為主題做了精彩演講和討論。下午的分會場除了與會嘉賓的演講外,部分已經畢業的文化中國學員也就畢業后的工作、創業感悟暢所欲言,參會者都收穫頗豐。

文化中國計劃的目標,跟澳大書院的五大指標幾乎一樣,他們十年樹人的成功,有下列值得澳大書院借鏡的地方:

(1)不同年級之間的傳承。文化中國每年招募,先由現屆同學面試,再由專家面試,一般從200多申請人中挑30名。新一屆同學在學長們幫助下一起組織活動,包括論壇和外出訪學。活動都由學生領頭,是磨練團隊精神和領袖才能的最好方法。

(2)每一屆同學,需要完成10門課程,課程有點像通識課,但多在一個週末完成。我跟老師和同學了解過,由於時間限制,課程的具體內容不會很深入,但著重對話互動,開拓學生思維。

(3)校友的出路,和校友對學弟妹的回饋和幫助,形成正反饋,壯大文化中國的知名度和整體水平。例如,第八期畢業同學中,11位將到歐美前列大學讀研(如哥倫比亞大學、倫敦大學等),9位在國內頂尖大學讀研,其餘則進入主要公司就職。

(4)一個堅守初心的指導團隊,包括杜維明教授和周生春教授,以及一群相當穩定的導師團隊。有趣的是,也有大學也設立了同名的計劃,但指導團隊不穩定,近年沒法招募足夠學生,以致計劃處於暫停狀態。

 

以下附上書院參會同學的感悟分享。

1.  于恩正(内地)薪火文中

吴越衣冠承古蕴,江浙薪火传今垚。

有幸入选伙同书院的其他五位同学跟随刘院长与可可姐前往浙大参与浙江大学晨兴文化中国人才计划十周年庆的仪式庆典。

杭州啊,真是个梦里都愿意乘风化雨悄然融入长久地居住进去的城市。大家常言的江南,地地道道的就是这里了。杭州,古称临安,作为南宋的都城,是个有着250万人口的世界级繁华都市。即便战乱不断,经过一百多年历朝帝王的扩建改建,至南宋末年,凤凰山方圆十里,皆为巍峨壮丽的宫殿亭宇。建炎年间,“城之内外所向墟落,不复井邑。”到了南宋末年,“临安城郭广阔,户口繁夥,民居屋宇高森,接栋连檐,寸尺无空。”时人周辉感慨:“尝见故老言:昔岁风物,与今不同,四隅皆空迥,人迹不到。宝莲山,吴山,万松岭,林木茂密,何尝有人居。城中僧寺甚多,楼殿相望,出涌金门,望九里松,极目更无障碍。自六蜚驻跸,日益繁盛。湖上屋宇连接,不减城中。‘一色楼台三十里,不知何处觅孤山?’近人诗也。”元时马可波罗来华寻访临安都称这个被元朝铁骑摧残过的都市为天城。其繁华程度可想而知。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若把杭州比为江南之珠,那么西湖便是这宝珠上最夺目的那缕光华。可以说无论是学到还是听闻,赞美西湖的诗词章句真是穿过悠悠古今岁月,泛舟而和歌舞棹,绵延驶向现今,乃至无论多久的未来。以前曾驻西湖遥望,今人已无太多雅兴凭栏远眺,无缘溯时以身探访瞻仰大宋之繁盛西湖十里,实乃人生之憾事。

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到了杭州当晚在青衣坞中的民宿落脚,第二天就开始了我们的浙大旅程。

活动的第一天便是浙大晨兴文化中国人才计划的十周年庆典论坛。所谓文化中国,简称文中,是浙大的周教授邀请同仁,渴望培养新一代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人的心愿,在浙大进行培养的计划实施。如今已过去了十年,今年是第十年,一共十期学员各有各的风采与成就。

吴越之地自永嘉南渡以来,由尚武之风转而当今的外柔内刚,尚文崇德。吴侬软语的水汽伴着士人宦游的长歌,一路文风走到了现在。

参与庆典的除我们这些嘉宾与十期学员之外,便是那些德隆望尊的教授学儒。并没有刻意去记白教授李教授胡教授等人的名氏,只是听到精彩处直接放下相机,意念中和这些传道授业解惑的师长交流了起来。

记得几个片段。下午的分会场论坛,来自北大的李教授谈论自己为什么不看现在所谓历史题材的影视剧。因为很久之前他有看过讲三国的电视剧。有那么一集:“曹操的军队乏了饿了,路过农田,就掰田地里的苞米吃。”我们大家都不厚道地笑了。玉米元朝时期传入中国,明朝千家万户开始食用,自然作为研究江南经济史的李教授对当代的历史影视剧嗤之以鼻再自然不过了。

再一个就是来自法国的教授,如今也在浙大进行中国文化的教学。他说曾经去北京,带了很多国际由知名地位的友人看到一些杂耍,大家都啧啧称奇,觉得是不可多得的中国传统民间艺术。然而现今已经不复存在了,他一直没有把这个心痛的消息告诉朋友。最后教授说了一句话:我认为,一个现代化的城市与它的传统文化是没有任何矛盾的。听罢感慨唏嘘。

接下来邀请前几期的文中学子回来做演讲,都是如今在自己领域很有作为的学姐学长。或在政界纵横捭阖,或在科技领域专心钻研,或在学界泽被一方,更多是不断前进,一步步实现触手可及的梦想。

从这次交流访问的浙大之程,从老一辈贤士大家到现今一代的英气青年,第一次感觉到了传承二字的分量。薪火相传,泽被四方。我被深深感动。

物欲横流的世界,冗杂人群浮躁四野。竟有这么一群可爱的人,坚守精神阵地,出于本心的热爱与渴望,牢牢护佑着中国文化这一华夏命脉,坚定不移地无代价无回报地传承与奉献着。燃烧着生命,在历史长河贡献光明与华夏民族未来的希望。

炬火既在,荧光成昼!

在中国近代新文化运动后,在上世纪文化大革命后,在中国古文化似乎与世隔绝不复出世后,我看到了中华文化如春雨润物,树木丛生,绿意迸现!

能参加此次庆典活动我深感荣幸!感谢书院给我的机会!

愿我以后能以中华文化为壤,取先贤精神为种,灌以创新之水,成我华夏破土之建木!

2.  馬達豪(澳門)浙大之旅

在無比期待中,我們抵達浙江杭州

這邊天氣溫涼清爽,如同浙大人的性格不慍不火。

忘不了西湖斑斕閃爍的夜景,清風徐來,水波不興,縱一葉孤舟賞月,凌萬頃之茫然,這是浙大人帶給我們的杭州風味。

本次有幸參加文化中國十週年論壇,我本來以為論壇內容只是單純的學術,但是此次參加論壇的教授給予我新的體會。

李伯仲教授談論到“創新與學術”,提到當今中國論文數量雖然達到高峰,但是質量卻不盡人意,正所謂“平庸之惡”。 教授想告訴我們的是:人要有所發展有所作為,唯獨創新,而非一味仿照甚至照搬前人的成果,實踐創新的同時不忘實踐自律 。正如熊彼得的觀點,創新是“革命性”的變化,準對質變而不是量變。聽完李伯仲教授這樣一說,明白學問都是平等的,“發明一個漢字的古義=發現一個恆星成就”,一個民族的繁榮其實取決於創新活動的新度和廣度,要從弘大處立腳,而從精衛處著手。

提到傳統史學,作為理科生,我先是無感。但張元教授提到“化民成俗,形塑今日”,直接勾起我的興趣。學歷史,不只是為了滿腹經綸,而是作為前車之鑑將其細枝末節化成自身的素養,運用到當今現代生活的為人成事中。

此次論壇給予了我一個新的認知領域:我們需要思考我們要獲得怎麼樣的知識,之後去探討及剖析這些知識,滲透地理解他們,最後如火純青般運用知識及傳承知識精華。一個勁地往大腦塞下備考知識不應是做新世代大學生的最終目的。

如今人以群分,“文中”是浙大人選擇的理念,把“在做的事情”和想做的事情進行一個調和,發揮出“想做事情”的價值最大。王松與郝力濱前輩所分享:學會在人生康波中自覺修身,逆境中保持謙卑,順水時不急於證明自己,踏踏實實地樂觀,摸索無序抵達彼岸,最終蛻變成更好的自己,這是我們所需要克服與提升的自我驅動。

三天的浙大交流實在太短太充實,短到西湖殘影脫口《赤壁賦》,充實到晨興文化鄭培凱與白樂桑。

感恩“文化中國“存在的一切,讓我感受到滿腔史學味的先進。

浙澳友好往來,有緣再相會。

3.  施瑛琪(澳門)浙大交流感受

这一次浙澳交流令我感触颇深,我记得在晨兴文化中国十周年开幕式时,遥远主席台上那双明亮的眼睛——郑培凯先生,郑培凯先生提到对文化经典的多元认识,并说明了自己对文化经典的理解,表明文化经典是个历史文化发展中的认知问题,由于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文化经典,所以知识结构与文化体系发生了变化,从多元化到一体化再到现在的一体多元。说到经史子集是传统知识结构,经是文化传统的基础理据;史是历史文化的经验教训;子是各类思想探索的结集;集是学人生命感受的展现。令我想起,习近平主席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讲过,如果我们将国学比喻为一座文化大厦,那么:经,是这座大厦的钢筋结构,有了儒家经典,就立起了中国主流思想;史,是大厦的水泥浇筑,水泥的巍然填充与钢筋的盎然挺立,就构筑起了中国文化的坚实外形、主要方面;然而钢筋水泥虽然建起了一座庞然大楼,却也使得这座楼宇密不透风、缺乏生机,所以,子部的百家思想,就如同是为这座大厦开了一扇扇的门窗,正因为有门窗的参与,才使得空气流通;集部,像是大厦里一切装潢与内饰,丰富多样,精彩纷呈。

2 1 世纪是全球化迅猛发展,不同文明的冲突与对话并存,人类逐步走向以交流、融合为基础的“综合时代”,以“和而不同”,和平发展为特色的中国的复兴,将构成这一新时代到来的标志。中国的复兴不仅需要专业技术人才,更需要具有崇高的理想和远大的抱负,道德高尚,视野开阔,勇于奉献,具有历史的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卓越的组织领导才能的领袖人才。

在我看来,“文明冲突论”并非一种施政纲要,它只是认识现实世界的一个视角。我们要更全面看待世界,而不是满足于内心的情感偏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正视现实和矛盾,是解决矛盾的起点。

4.  梁詠欣(澳門)浙大交流感想

我對杭州的印象十分好,第一天我們下飛機後,浙大的同學帶我們步行去了西湖,他們相比起澳門生更熱情也很健談,給了我一種熟悉的感覺,在交談的過程中我了解到他們一年分了五個學期,差不多一兩個月就要考一次試,感覺很壓抑時間也很趕,他們說平時也不會走出校區去那裡玩,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宿舍裏埋頭苦幹學習,我能感受到他們的努力和那股衝勁上向的鬥志,不是澳門生能媲美的,所以我也要向他們學習!

別人都說西湖很美,可是我覺得最美的是那裏的風土人情和面貌!我們一行人穿過了植物園走到了西湖,有說有笑再加上那裡涼風陣陣令人很愜意舒服,到了晚上我們坐船遊西湖,湖上的水上波光粼粼,給了我一種寧靜放鬆回到了自己家的感覺。

在這趟旅程中的最大收穫就是很榮幸自己有機會參與淅江大學「晨興文化中國人才計劃十周年慶」這裏來了很多來自四方八面的有識之士,其中我最喜歡來自法國的白樂桑,他是首任法國國民教育部漢語總督督學和世界漢語教學學會副會長,同時也是法國漢語教師協會的創始人及首任會長!了解他的背景過後,我十分欣賞他,他不但把漢語傳入法國,普通話還說得比我這個中國人要標準,我自己也自愧不如。他問了我們全部人一個問題,孔子是一位「教育家」還是「老師」?我從來也沒有想過這方面的問題,但他從很多方面剖析了孔子做過的事情,最後給他的定位是一位「思想家」。這對將來想成為老師的我有了很大的啟發!

5.  田適軒(香港)訪浙感受

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天,但这次的浙江之旅让大家都受益很多。无论是跟浙江大学同学们的相处还是不同教授的演讲都让大家深有感触。

这三天里面,浙江大学的同学用他们的热情深深感染了我们。从一下飞机我们就收到了他们热情的招待。在此后的几天,他们对任何事情都安排的十分周到详尽,使我们宾至如归。我们在他们的安排下住进了舒适的民宿,吃了很好吃的东西,超级棒!他们没有老师指挥,凭借自己的力量将我们的衣食住行安排的井井有条。这样的组织和策划能力是我们应当认真学习的。

第二天我们参加了此次活动的重点环节:浙江大学晨星文化中国人才计划十周年庆暨第七届年度论坛。上午我们聆听了各个教授精彩而又发人深省的演讲。给我留下尤其深刻印象的是白乐桑教授的演讲。他本来是一位法国人,但他研究中国文化已有40年之久。他是现任法国国民教育部汉语总督学,巴黎东方语言文化学院教授。白乐桑教授在短短时间内的演讲却讲到了许多内容。我尤其记得他说起饮食文化,认为“饮食文化应当列为学术范围”,听起他讲饮食文化十分有趣。 他同时也认为法国文化与中国文化一样,都非常注重饮食。

后面有一个环节是四位老师一起探讨一个问题“传统文化的多元面貌”。这个环节老师们的思维碰撞,交流,大家都被他们的谈话紧紧吸引。

下午我参与的是分会场一。王柏年先生分享了他的生活和工作,我们从他乐观积极的态度受益很多。接着是白乐桑教授,他指出了中国文化传播的障碍:比如中国文化教学偏向实用,更注重细节层面,且归纳能力不足。然后是包华石教授的演讲:通信技术与个人的未来。

我们还听到了往期学院的分享。我很受触动,因为在我们眼里他们所作出的成绩已经十分优秀,他们却还是十分的谦卑,认为自己“什么都不会”。我们也应当抱着一颗谦虚的心,去学习和感悟更多的东西。

这次浙江之旅收获满满根本说不完。希望以后还有更多的机会去交流!

6.  蘇偉強 (香港)訪問體會

這趟學習之旅能成功,實屬不易。

浙大這一趟旅行很短,真的很短,三天不到便結束的旅途。要接受很多新知識新事物,每個教授或學者的觀念多多少少都有不同,很多詞彙還在腦子里沒來得及吸收就被過濾掉。

開始回想發生過的事情,去打開這一份感想。可以用一個浙大同學的話來說:在浙大,每一分每一秒發生的事情都值得讓人去討論。

讓人感動的點有很多。

浙大文中負責接待的同學留意到我們的飛機提前起飛,於是他們也提前動身出發。足足等了有一個小時,但他們在機場看到我們的時候臉上沒有一點埋怨,反而熱情洋溢地帶著我們到民宿。文中的同學們還自掏腰包請客,飯後還得知大部分的同學都只是為了見見我們而特地從別的校區趕過來。我們其實大多都是平輩,或者說文中的同學們甚至是我們的師兄師姐,而我們卻被定義為嘉賓,被他們當作貴客對待。遊歷西湖時,我們還沒走多遠就已經開始喊累,而步數遠超過我們的文中同學們都還耐心地帶領我們。即使是最後一天,他們因為會議抽不開身,也堅持要給我們提供咨詢,推薦路線。

這樣的熱情,試問又有誰不被打動。

講回論壇。

浙江大學文化中國十週年論壇本身就是我們這次遠道而來的目的,本來行程上並沒有早上的開幕式,但負責接待的文中同學還是熱情地邀請了我們。我們懷著敬畏的心,來見識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老師,來聽他們關於中國文化的觀念。作為一個港人,來聽這樣一個充滿愛國主義的講座實是一種很微妙的體驗。先拋開內容不說,就部分外國教授的國語水平,一個來自法國的老師,講的普通話卻比我們還標準,不免自慚形穢。

這個來自法國的白樂桑老師在當天下午也做了一場演講,用流利的國語闡述他對中國文化的瞭解,讓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是「語言並不是一種簡單的交流工具,語言能影響人的思維並且去塑造思維」。

他引導我們思考「孔子」應該具有哪些標籤,該如何定義「孔子」。在他眼中,「孔子」並不單止是一個教育家(teacher),而是一個思想家,是中國重要的思想家,他最具特色的是「非宗教的人文主義道德」,是漢化圈的文化基石。在他的指引下,我們可以知悉漢化是並非某一個時期或者某一特定年代一蹴而就的,漢化自身就具有它的歷史。我們口中說的儒家文化也並不是只有儒家經典,中國的傳統文化也並非只有儒家文化。中國文化就是這樣一種縱向的,多元化的,不斷發展的傳統文化。哪怕是孔子的價值觀,或是論語的價值觀,也不是一下子就形成的,而是通過大家去接受,去理解,去帶出它的主流思想。

人們往孔子身上的這些標籤,反映的是人們的一種思維傾向,而語言和文字就具備著啓發人的思維和能力的作用。

所謂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我想大概如此吧。

在和浙大文中學生交流之後,更清楚的認識到對方的學術水平或說造詣都要遠比我們高得多,然而他們甚至比我們更加熱誠,更加努力上進。他們大多都有自己的方向,有自己想走的路線,他們做的不過是朝著目標前進卻如此優秀。對比自己,說句不好聽,是望塵莫及。世界上優秀的人很多,要讓自己變得更有競爭力,去縮短與成功的距離;即便是高齡,他們也沒有放棄繼續學習,又何況我們正值青春?這次的旅程,會成為我今後發奮的動力。

在這次交流當中,有幸被選作隊長,負起這三天帶領大家,監督大家的責任。其實我也不是一個很具備紀律性的人,卻因為這個小名號,在這三天里要克服自己的惰性,要最早起,每次出行都要清點人數,要保持和浙大方聯繫,要認真聽講座給同學做榜樣…最怕的就是丟了書院的臉。

我想,這次的交流能成功,其實少不了大家的努力;劉院長作為澳大這次交流的門面,一言一行都認真仔細。可可姐在遇到突發情況時的從容冷靜,也值得大家學習。同學們在聽講座期間分工合作,一部分同學負責攝影,另一部分則負責記錄,紀律嚴明。

有了這次磨練,想必以後參加類似的項目,會表現得更加大方成熟。

能在這三天內和大家一起相處,和浙大文中師生交流,在這樣一個環境下學習;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是一次難以忘卻的記憶。我個人想說的有很多,但拙於表達,僅以這些文字作為感想还遠遠不足。我很珍惜是次交流機會,如果可能的話,希望下一年也可以見到這些活潑可愛的文中同學。